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通知公告

 首頁 > 新聞中心 > 通知公告

城市低碳化進程要防止泡沫

發布時間:2016-09-01 發布人:貝恒

  簡介:日前,在上海城市規劃學會、復旦大學和英國東英吉利大學共同舉辦的2011低碳城市發展國際論壇上,東英吉利大學教授克里斯多夫?比格斯比拋出一連串疑問。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戴星翼也認為,中國的城市存在過度建設的現象,催生出三種泡沫。

  “城市能夠保留過去、預測未來嗎?它是否帶有一個國家的標志,或者有擁抱全球的特點?它是一個地點還是一系列想法,是名詞還是動詞?能否像讀一本自傳一樣閱讀一個城市?每個人能否把自己定義到一個城市中?”日前,在上海城市規劃學會、復旦大學和英國東英吉利大學共同舉辦的2011低碳城市發展國際論壇上,東英吉利大學教授克里斯多夫?比格斯比拋出一連串疑問。在他看來,城市的發展讓汽車的速度回到了“馬車時代”,交通事故的發生率固然降低,但污染和腐敗也在滋生……

  論壇上呈現的另一組數據是:20年后,全世界60%的人口將居住在城市。在中國,每年有1500萬到2000萬人 “進城”。而30年前,中國的城市化率還不到18%。

  變化正在發生,城市未來向何處?當“低碳”日益成為共識,追問“如何低碳”似乎才回歸了問題本質。

  低碳,為什么是城市?

  低碳的發展路徑多種多樣,為何低碳城市會成為多數專家的答案?

  “可以說,低碳綠色發展已成為繼工業革命、信息革命以后又一次重大變化,”上海城市規劃學會理事長毛佳睴直言:“低碳城市的理念引領著產業、經濟、科技和生活方式的變化。”

  而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規劃司副巡視員吳建平看來,“21世紀的前20年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目前中國城鎮化水平已近50%,且仍將保持非常快的發展勢頭。但資源利用的效率低、生態環境惡化等一系列問題已經影響到城鎮的持續健康發展。”作為一種解答,低碳城市逐漸浮出水面。

  什么是低碳城市?復旦大學環境科學和工程系教授王祥榮指出,低碳城市的核心是“能源消耗、碳排放與整體經濟發展的比例保持在較低水準”。

  據王祥榮研究,近年全球范圍的氣候變暖很大程度上與溫室氣體排放有關。其中70%以上的溫室氣體排放與建筑、交通、森林砍伐等人類活動相關。城市正是溫室氣體排放的“重災區”,排放量占75%到80%。根據測算,如果不加節制地無序排放,到2020年,國內碳排放很可能會較2005年上升約60%。而到2025年,將有10億中國人住在城市,100萬人口以上的城市將達到219個。種種預測表明,為城市能耗和排放“瘦身”已是箭在弦上,低碳城市進程迫在眉睫。

  那么,以城市為單位推進低碳,是否可行呢?復旦大學能源經濟與戰略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吳力波強調,無論是法律、政策、產業或者技術,以城市為單位加以推動都不是最優選擇。“但無論法律、政策、產業或技術,面向的對象都是消費者。而城市正是消費者最集中的地方。通過城市的發展,能深化低碳的消費理念,進一步扭轉人們對低碳的需求。這是以國家為單位無法做到的。”綁定低碳與城市的關系之后,實現低碳愿景的可行性將大幅提升。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石磊提出,目前全世界在低碳方面共同的問題有三個。第一是以什么樣的生活方式為世界的低碳化作出貢獻,第二是在生產資源逐漸減少的前提下如何調整產業結構、轉變增長方式,第三則是每個人能對大自然承擔起多少責任,“在低碳化這個超越國家、民族的話題中,城市是發展空間最大的單位”。

  低碳,城市擠出泡沫

  低碳城市目標明晰,但發展路徑及前景仍未明朗。

  最顯見的問題就是標準的缺失。佛羅里達大學城市與區域規劃系終身教授彭仲仁表示:“目前評判一個城市是低碳還是高碳,缺乏明確的標準。”復旦大學城市經濟研究所所長周偉林針對中國現狀坦言,現在每個城市都在打“低碳牌”,但很難找到一個通行的標準。“每個城市應該根據自身的氣候、降雨量、土壤制備、文化等情況來制定獨特的路徑。陽光充足的地方可以發展太陽能,風能資源豐富的地方可以發展風力。”

  但王祥榮也指出,在缺少通行標準的情況下,各城市固然可以因地制宜,現實卻不容樂觀。目前中國有超過百個城市提出了建立低碳城市的目標,可定位不準、良莠不齊的現象依然存在。

  從城市規劃角度看,現在不少城市的布局與低碳城市的理念存在沖突。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社長沈元勤用 “高耗能”和“欠緊湊”總結當前國內一些城市“不低碳”的規劃方式:“隨著城鎮化進程加快,大量住宅在城市邊緣地帶興建,交通耗能急劇增加。在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城市居民上下班通行時間甚至達到1小時至3小時。”周偉林從資源分布的角度提出,中國人口多的地方資源相對匱乏,資源多的地方人口稀少,各地區發展不均衡,這才有了西氣東輸、南水北調等長距離工程。正因為這樣,規劃低碳城市時,更應對人口和資源綜合考量。

  上海復旦規劃建筑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敬東指出:“城市建設是不可逆的,一旦形成格局之后,空間具有強烈的鎖定效應。因此,從城市規劃角度探討低碳城市建設,是未雨綢繆。”

  復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戴星翼也認為,中國的城市存在過度建設的現象,催生出三種泡沫。中國人均能源消費水平在過去十幾年中從遠低于世界人均躥升到高于世界人均,主要的誘因是鋼鐵、水泥、化工等高耗能產業的大發展。“我們獲得每一分GDP的增長,必須付出一點幾分的能源。在城市建設過程中,有些東西過度建設了,泡沫由此產生。”戴星翼介紹說,城市泡沫首先是因為很多建設項目吸引了大量短期資金,產業生命周期縮短,造成了建設項目的浪費。其次,中長期城市規劃缺乏對人口規模的準確預計,導致公共設施利用率不足。此外,在住房等城市建設中,不合理的布局也可能導致資源浪費。以上海的新城建設為例,戴星翼指出,市郊個別新城規劃之初就引入了低碳理念,但現在則出現了夜間人口不超過千人卻燈火通明的狀況。“這究竟是低碳還是高碳,有些搞不明白。”

  低碳,通往美好城市

  “探索低碳城市的解決方案,必然滿足四個基本原則:第一是可復制,第二是可規模化,第三是市場推動,第四是有操作性。”香港規劃師學會原會長葉祖達表示,“中國每年新增建筑面積20億平方米,占全世界的20%,這在全人類的建筑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為緩解資源壓力,必定要制定低碳城市規劃策略,提升能源使用效率。”

  葉祖達還強調,對單個城市來說,低碳城市除了大的框架,還需解決六個問題:第一是基于中國的特殊性,必須兼顧發展的速度與規模。第二是政策需要地方化,強調每個城市的不同特點。第三是要建立切實有效的實施機制。第四是規劃溫室氣體的清單。第五是建立地方能力。第六是必須通過市場力量引進投資。

  王祥榮則對低碳城市的發展給出五條建議。“第一要優化產業結構,打造出低碳產業的支持系統;第二要優化能耗結構、提高能效;第三要堅持大力發展公共交通,公交主導,公交優先;第四要開發低碳建筑,設立碳排放基金;第五要加強法律體系建設,推動公眾的低碳意識。”拿低碳交通來說,同濟大學交通運輸工程學院教授陳小鴻表示,2009年上海交通系統使用的能源大體占總能耗的22%,碳排放總量在1400噸左右。不難看出,在低碳城市發展過程中,交通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從政策到產業,從法律到意識,低碳城市的未來是統一的,也是多元的。周偉林表示,低碳城市應從復合多元的角度來考慮,在時間的維度上比較,“有些地方的產業特性決定了它的發展模式是高碳的,有些地方有條件發展旅游業,低碳之路可能就更好走些。應該根據每個城市的特點,有針對性地發展轉型。”敬東則將目光聚焦在單一城市內,認為要劃分不同區域,對中心城區、近郊、遠郊實施區別對待。而對不同的城市功能區,例如生活區、工業區、商務區、服務區等,也應有不同的低碳規劃。

  “低碳不應僅限于一個概念,低碳應該是具體的,應該讓普通百姓都能接受,明白低碳能讓城市和生活更美好。”上海復旦規劃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王新軍告訴記者。


版權所有? 上海貝恒人居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15946號

技術支持:35互聯

QQ客服

客戶留言

021-57233655

时时彩012路计划软件